第1章 空白记忆

书名:特别嫌疑 作者:瑜清晚 更新时间:2020-06-19 04:33:42 源网站:幻月书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无论多长时间边宁都习惯不了医院的消毒水的味道。

  她已经醒过来有一会儿了,病房里的人没有停止说话,她的脑袋嗡嗡作响,什么都听不进去。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里,她上一刻记忆还停留在游艇上跟给朋友庆祝生日。

  几个人把病床围在中间,边宁视线一一从他们身上略过。

  这个眼睛红肿仪态优雅的女人是她的妈妈何秀盈,这个戴着眼镜快要哭出来的中年男人是她的爸爸边世康,床尾那个一身西装总裁范的年轻男人是她的哥哥边净。

  而床边,穿着白大褂的老先生应该是医生了。

  边宁看了他的工作牌,还是主任医师。

  主任拿手电在她眼前晃了晃,“患者,能听到我的声音吗?”

  边宁眨了眨眼,耳边嗡嗡的声音终于消失,她把病房里的声音听的真切。

  “能。”边宁动了动嘴,声音微弱。

  边世康和何秀盈强忍着的泪水在她说了这一个字的时候终于是忍不住了,两人别开眼偷偷的擦了眼泪。

  就连边净眼睛都红了。

  边宁对着他们笑了笑,听这位主任继续问:“患者,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边宁想说没有的,但是对于空白了一部分的记忆,她拧眉,“我好像……忘了什么东西?”

  边宁的声音很轻,但足以让病房里的人都能听到,边世康和何秀盈相视一眼,两人都露出了诧异的神情。

  医生又问了边宁几个关于身体的情况,然后把边世康和何秀盈喊了出去,病房里只剩下了边宁和边净。

  边净走到床边坐下,大手轻轻的附上了边宁的手,对于缺失的那一部分记忆,边宁由来的恐慌,“哥,我怎么躺在这里了?”

  边净安抚的拍了拍她的手,“说来话长,你先休息,等你好了再跟你说。”

  边宁确实累,坚持了没多长时间就闭上了双眼。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是被病房里说话的声音吵醒的。

  她拧了拧眉,睁眼向着说话的声音看去,刚想发火,等看清了站在床边的男人,她愣了。

  这个男人穿着一身白大褂,高挺的鼻梁上戴着一副金属框架的眼镜,左手托着病历本,一边说着边宁听不懂的医学用语一边在病历本上写写停停。

  他的手指修长,手很瘦,骨骼明显,但是一点都不突兀难看。

  边宁只看得到他的侧脸,头发用发胶梳了一个发型,露出光洁的额头,鼻子好看,嘴巴好看,下巴更好看。

  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视线,男人转过了头,边宁看清了他的脸。

  是一个能让她毫不犹豫打十分的帅男人。

  不管是身材还是长相,都好巧不巧的长在了她的审美点上。

  “醒了?”男人问她。

  边宁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心想,声音怎么这么好听?

  男人收了钢笔和病历本,对上她的双眼,“你的记忆停留在哪里?”

  “上游艇前。”边宁如实说。

  边宁看清了他胸口的挂牌。

  晏一凡。

  边宁只顾着看他的名字,忽略了名字上面的一行小字——心理科主治医师。

  “所以游艇上面发生的事情你一点都不记得了?”

  “不记得了。”

  听了她的回答,晏一凡眉心拧了拧,站在旁边留着寸头一脸不好惹的男人开口,“还记得要上游艇的有谁吗?”

  这个男人不像医生,但是边宁还是回答了他的问题,“郑文文过生日,去的有傅芝、宗艳、李君儿、庞誉、于斌,都是郑文文的朋友。”

  不好惹的男人又问:“游艇上发生的事情一点都不记得了?”

  边宁拧眉,“我骗你干什么?”

  不好惹的男人没再说话,低声跟晏一凡说了什么两人往外走,边宁下意识的拉住晏一凡的白大褂。

  “小哥哥,加个微信呗。”她眨了眨眼,自认做了一个可爱的表情。

  晏一凡看了一眼她拉着他白大褂的手,然后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抱歉,我没微信。”

  说着,晏一凡直接挣脱开了她的手,那个不好惹的男人也斜了她一眼,他们两人走出病房,留边宁在病床上气的咬牙。

  边宁没有感觉自己身体不舒服,所以在下午趁着没人注意出了病房,她想去打听一下这个晏一凡。

  她往护士站走去,刚走近就听到了两个护士小姐姐的聊天内容。

  “……在大海上漂了一天一夜都没被鲨鱼吃,听说被渔船救的,送到医院的时候就剩下一口气,在床上躺了三天才醒过来,命真大。”

  “七个人就她自己活着回来可不命大。”

  “听说是失忆了,是真失忆还是假失忆?”

  “真的,没受一点伤,然后请来了心理科的晏医生亲自诊断的,是创伤后应激障碍。”

  “她住哪一个病床来着?”

  “VIP6号床。”

  边宁本来没在意她们的聊天,但是猛地听到她的床位她顿了一下,她们的话在脑海里重复。

  七个人就活着一个……

  失忆……

  想到一起出海的其他六人,边宁呼吸都重了几分,后退了两步,然后转身快速回了病房,推开门的时候差点要出来找她的边净撞在一起。

  “宁宁你去哪里……怎么了?”看着边宁的脸色,边净语气一变。

  边宁站在病房门口,紧紧地握着门把手,脸色惨白,耳边嗡嗡作响,隐隐约约能听到海浪的声音还有人声嘶力竭的叫声。

  那是谁的声音?

  怎么什么都记不起来了呢?

  她忘掉了什么?

  边宁呼吸越发急促,胃里翻滚,一个没忍住吐了,然后天旋地转她往下倒去。

  边净吓了一跳,赶忙把边宁抱在床上,然后去喊医生。

  晏一凡过来的时候边宁已经好多了,只是脸色依旧苍白。

  看到晏一凡,边宁视线落在他胸口的挂牌上,看清了名字上面的一行小字——心理科主治医生。

  果然……

  边宁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自认为好看的笑容,“小哥哥,又见面了呦。”

  由于忍着情绪,气息有点不稳。

  晏一凡视线落在她脸上,眉心微拧了几分,“想到什么了吗?”

  “我告诉你,你就会把微信给我吗?”

  晏一凡站在床边,沉默的看了她两秒,“不会。”

  “小哥哥好无情啊。”边宁依旧笑意盈盈,但是不想让别人看到她的情绪紧紧的抓着被子。

  “别笑了。”晏一凡压着声音说。

  “嗯?”边宁一愣。

  “笑的很难看。”

  边宁直直的看了片刻,握着被子的手慢慢松开,在晏一凡看透她情绪之前她闭上了双眼。

  她害怕,她恐惧,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直觉告诉她,那段她缺失的记忆不会是她想面对的。

  许久之后她动了动双唇,“你真讨厌。”

  晏一凡视线落在她脸上,看到她睁开了双眼。

  她的眼睛很亮,带着笑意,“不过我喜欢,加个微信呗小哥哥~”

  说着,还挑眉给了他一个wink。

  然后边宁就看到晏一凡抿了抿唇,拧了拧眉,瞪了她一眼转身往外走。

  边净一愣,“晏医生,我妹妹她……”

  “她好的很。”

  听不出来任何情绪,边宁躺在床上,笑了起来,然后笑着笑着敛了所有表情。

  边净关上了病房门,看着边宁,“好点了吗?”

  “嗯。”

  “想到什么了?”

  “没。”

  边净叹了一口气,坐到病床边坐下,“是不是听别人说什么了?”

  边宁没说话。

  “我们是想等你好点了之后再跟你说的。”

  边宁终于看向了他,“所以,他们六个都死了?”

  边净点头然后又摇头,“尸体还没找到。”

  但是存活的可能不高。

  “我……真的一点都记不起来发生了什么。”边宁眼神颤了颤,在边净面前才表现出来脆弱,“哥,到底怎么回事?”

  边净握着了她的手,犹豫了一下说:“不是简单的海难,在游艇失去联系之前,郑文文拨打了求救电话,被迫中断后才彻底失去了联系,之后游艇上面发生了什么没人知道,你是唯一一个活着回来的,今天上午那个问你话的就是负责这个案子警察。”

  边宁拧眉,“求救电话?”

  “对,郑文文说有人要杀她。”

  边宁眉心跳了跳,想回想一下当时的情况,但是脑子里又是一阵抽痛,耳边一阵嗡鸣,有哭声喊声交织成一片。

  边净看着边宁一脸难受的样子握着她的手收紧了几分,“别想了,肚子饿了吗?我让人给你买点东西吃。”

  边宁摇头,“哥,我想自己静一静。”

  “好,我就在外面,有事的话喊我。”

  边净走出了病房,边宁想着郑文文他们。

  她的记忆依旧停留在他们上游艇之前,他们在海边餐厅吃了饭,然后一齐上了郑文文家的游艇。

  游艇里面发生了什么?

  边宁忍着头痛想着,然后就睡着了,然后她做梦了。

  梦里的场景是郑文文躲在游艇的杂物间打电话,有一个人握着刀推开了门,郑文文吓到了,手机掉在了地上,缩在角落里低声求饶。

  然而这个人没有停下来,一步一步的靠近郑文文,在郑文文绝望的眼神中举起了手里的刀子,热血喷了这人一脸,做梦的边宁很真实的感觉到了脸颊的温热,然后她看到这个行凶者转身走出了杂物间,在经过门口镜子的时候,边宁看到了这人的脸。

  边宁是被这张脸吓醒的,她睁开双眼看着医院的天花板大口大口呼吸着空气,后背一阵冷汗。

  不可能!

  在梦中镜子中看到的脸,赫然是她自己的。

  她杀了郑文文?

  ------题外话------

  短篇练文笔,已经写完。

  本文所有设定作者瞎瘠薄写,不要追求真实性。

  不知道会不会上架,佛系更文,好评礼物随缘,(超小声逼逼:收藏还是想要的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三七中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特别嫌疑,特别嫌疑最新章节,特别嫌疑 幻月书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

三七中文网跟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不代表本站赞成被搜索网站的内容或立场。

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

Copyright © 2017 三七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345678号